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盛宴前的火焰
    在紫色的月光下,那淡蓝色的系统面板,似乎也被沾染,介绍上的文字,变得扭曲,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从那文字里喷薄而出,似要焚灭一切,将世界变成永恒的灰烬。

     如此扭曲的存在,如此磅礴的恨意,如此邪恶的意志,如此疯狂的源泉……

     是那位?!

     深渊的主宰吗?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那自己身上觉醒的东西也就好解释了,是那位的道标吧,看来有许多奇异之处呢!

     就连苏叶,在这邪魅的紫月下,都想去战斗,去征服,去杀戮,去破坏……

     这对于三观极正的好少年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变化。

     雨璃也是脸色凝重地望着紫月,小手里无色的光华缓缓凝聚。

     看来您恢复得不止是很不错呢,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啊……

     苏叶先生真的是惹怒您了,但是啊,现在还不到时候啊。

     若是想要燃尽世界,就先从秩序的牢笼里突围吧!

     想到这,雨璃小手中,无色的火焰缓缓消散,却在瞬间,于另一个空间里燃起,筑起了一道坚韧的障壁,缓缓隔绝了部分紫月的影响。

     苏叶突然感觉紫月似乎闪烁了一下,随后那种邪恶疯狂的嗜血感逐渐减弱,虽然还有点影响,但却已微不足道。

     “雨璃,那究竟是什么?”

     苏叶按捺不住好奇心,向一旁的雨璃问道。

     雨璃幸灾乐祸道:“苏叶先生难道忘记了?这可是那位非常期待与您见面的存在呢!但是呢,太过心急可吃不了热苏叶,我只好帮助那位降下温,理智一点才好嘛~”

     “什么叫心急吃不了热苏叶?不要总是造一些奇奇怪怪的句子啊!再说,我可是一点都不期待,那位还是消停点,多睡几年吧!”

     说到这,苏叶貌似想起了什么,问道:“不对啊,一开始是银月,随后金月,现在又有紫月……这些我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

     “您终于发现了吗?可真是迟钝啊……”

     雨璃扶额,稍微聪明点,在金月升起时就应该有点猜测了吧。

     “没错,正如您想象的那样,不同的月色,也象征了不同的存在。银月和金月,正是那位告死天使的象征。”

     说到这,雨璃顿了顿,看着少年,异常认真道:“而这位深渊主宰的象征,正是紫月以及……血月。”

     “血月?!”

     苏叶声音变得凝重,满脸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感觉应该很厉害我应该露出一个沉重的表情可是至少你得给我解释一下吧……的神色。

     雨璃都有些不可思议,和苏叶相处久了,自己居然能从那张傻脸上获得这么多信息,尤其是苏叶的那张傻脸神色变化都不大,几乎没什么区分。

     谁让那呆呆的神色一直掩盖了其他呢……

     耸耸肩,雨璃无奈道:“好吧,就算提前为苏叶先生做一些介绍好了,也该这样,让苏叶先生有个准备。”

     “苏叶先生已经打破了束缚,那也就拥有了在这里活下去的资本。可以说,对您的第一阶段的教导,大体上已经结束了。”

     “可既然教导已经结束,自然要有个测试——况且,苏叶先生就不奇怪吗?如果仇恨值高了以后,怪物都躲着您,那还怎么杀怪呢?”

     雨璃话锋一转,扯到了另一个问题上,而苏叶立马来了精神:“对啊,现在出去,就算有怪物,离我远远地就开始逃跑了,完全抓不到它们的尾巴啊!虽然有些精英怪可以杀杀,但照这么下去,根本不可能在三个月里杀死十万只怪物啊!”

     说着,苏叶还拿起了Excalibur,看了看上面的备注:931/100000,尼玛,自己拼死拼活忙活那么久,连一千斩都没达成,更不要说三个月干掉十万只怪物了,天方夜谭嘛不是。

     大眼睛微垂,雨璃无奈道:“还真看不出您有一点点担心呢……”

     “既然雨璃说了能让我三个月回去,那就一定可以的对吧?”

     苏叶微笑道,话语里满是信心。

     雨璃别过脸去,淡淡道:“那是当然,愚蠢的苏叶先生还达不到被我欺骗的门槛,在智商上对您的碾压更是平淡无趣。说了三个月,自然能让您在三个月里回去。”

     教科书式地傲娇了一阵,雨璃这才转回话题:“而苏叶先生回家的希望,就在这每次月之轮回的末尾——血月上!”

     “血月之光笼罩下,您将进入一个名为【杀戮之宴】的状态中,攻击力在每杀死十只怪物后+1,怪物刷新速度加倍,怪物陷入疯狂状态,无差别攻击非本阵营生命,包括其他怪物。”

     “当然,在混乱中被怪物杀死的怪物,是不会掉落任何东西的。所以,想在这场杀戮盛宴里浑水摸鱼的话,您的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看着苏叶蠢蠢欲动的神色,雨璃禁不住敲打他两下,省得到时候这家伙又弄出什么笑话。

     “那尸体呢?”

     苏叶仍然两眼发光,尸体也是资源啊,最不济拿来当盾牌也行啊。

     “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雨璃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苏叶顿时后背一凉——都成条件反射了,每次雨璃露出这样的微笑,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啊,苏叶先生不必担心,今夜,包括明天白天,都不用做什么,到了明天夜里,您将体会到,什么叫杀戮……”

     “在那场盛宴里,您只需要担心自己是否有砍下去的力气,无需担心怪物是不是足够。”

     “十万只?有能力的话,您完全可以在一天内将它们完全解决。”

     说到这,雨璃顿了下,再次露出招牌式的灿烂微笑:“当然了,如果您真的以为到时候像砍瓜切菜一样,不断开无双就能够轻松熬过血月,那还请在杀怪前,为自己挖好坑,免得到时候没处埋……”

     “我当然知道怪物数量的恐怖啊!”,苏叶嘟囔着,“而且,什么叫挖好坑啊?尸体不是会刷新的吗?”

     苏叶总是在意外的地方意外地较真呢……

     但雨璃说了那么多,苏叶还是蛮感激的,数量带来的质量,他早在第一次被兔子们大追杀时,就感觉到了。

     而那时只是刚刚解除新人保护状态,怪物还是清一色的五级一下,两剑差不多都能秒杀的货色。

     现在……想了想那只【双截兔】,再想了想无数只【双截兔】红着眼睛杀过来,苏叶立时感到菊花一紧。

     完全是被虐杀的节奏啊……

     别的不说,一起来个突刺什么的,苏叶就得被秒杀。

     况且,自己前天貌似把那只大蝗虫气得不轻,到了血月时,可不能指望人家宽容大度,肯定会来踢场子。

     这么一算,貌似这是被各种强势围观的节奏啊?!

     “还有哦,苏叶先生~”,看到苏叶有点方,雨璃决定添油加醋一把,“您杀死了猪族的守护者,就是那只很大只的野猪,到了血月,可就是那些野猪讨债的时候了!”

     卧槽?!

     尼玛,感情咱现在是十面埋伏,举世皆敌啊!

     但转念一想,尼玛,说得好像我以前不是举世皆敌一样!

     不就是仇家上门吗?还愁它不来呢!

     苏叶自信满满,生死危机经历那么多,生死逃亡更是跑了几百公里,劳资连自己都战胜了,还怕区区的怪物?

     俗话说得好,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我连自己都揍过了,呸,连自己都战胜了,对付你们这些渣渣,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叶先生,既然不害怕,那您的腿抖什么啊?”

     雨璃调侃的声音传来,苏叶仍嘴硬:“我这是兴奋,兴奋到发抖呢!”

     实际上,只是进化后的【总有刁民想害朕】在向他预警而已。

     仅仅是听到相关的消息,就有预警,可想而知,这次的测试,会有多么疯狂,多么危险。

     “怪物什么的,怪物什么的……”

     仍在嘴硬的苏叶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迸发光彩,脑中不可名状的黑洞捕获了一线灵光,向雨璃发问道:“对了,它们到时候会出现在哪呢?直接冲击这里吗?”

     虽然有些奇怪苏叶的问题,但雨璃还是耐心解释:“一小部分怪物会直接冲向这里,尤其是那些猪族,而其他大部分怪物分散分布在草原各处,互相厮杀。”

     “但就是那一小部分怪物,对如今的苏叶先生来说,也是海量。”

     “哦,对了,湖心祭坛仍然是安全区,不会受到冲击,不过,到时候我会布下结界,苏叶先生在完成测试前,是别想踏入树林一步了。”

     苏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有朋自远方来,何不早早准备一下?免得到时候怠慢了它们~”

     既然提前知道了这些信息,那么,不趁着现在,挖好坑放好陷阱,好好招呼一下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苏叶都会感到可惜呢!

     而且——想起了某种疯狂的场面,苏叶不由得热血沸腾起来,若是真的达到想象中的那幅场面,咱可就真的立于不败之地了!

     抬头看天,紫月当空,今晚夜色正好,适合设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