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相遇
    张千乘坐的客车,一路安稳的开向了自己的目的地,泗水城。

     圣国由于地广人稀,这几天在路上也是枯燥,除了几次下车休整外,车窗外的风景总是一个模样。

     连绵的荒山、稀薄的山林、被遗弃的梯田、只剩下几个老人的小山村。

     车上的乘客经过几批的更换,也终于是到了临近目的地的平安县做最后一次休整。

     平安县直属泗水城管辖,和其余的普通县城没什么不一样。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这里的纺织业极其发达,全县总人口五十余万,有着三分之一的人都是从事此行业。

     几乎只要你随意的进入一处人家,就会有人问你是否要定做服装。

     当然,这是不只有定做服装,在大街上也能随处可见门口挂着精致布料的商店。

     平安县车站。

     张千抱着女儿一下车,就闻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刺鼻味道,就连天空都充斥着一股黄色。

     “明天早上六点开车,过期不候。”

     皱着眉,用大衣将女儿的口鼻捂住,记下老司机说的发车时间,张千迈步离开人声鼎沸的车站。

     “这位大哥哥要不要买个口罩,六层过滤的哦。”

     刚离开车的附近,一个年级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挎着个精致的小包,就来到了张千的面前。

     “有小号的么?”

     “有,你看这个可以不,小妹妹戴上一定好看。”

     小姑娘听到张千的问话,从小包里掏出一个装在透明塑料膜中的小口罩,一边送到张千面前,一边还想张千怀里的念念眨着眼睛。

     “怎么跑这么快呐,就不能体谅下人家。”

     出声的是那个在上车时引起轰动的安酒,她说话的对象当然就是抱着女儿看口罩的张千。

     至于为什么他俩会这么亲密,这还要归功于581发布的那坑爹的每日任务。

     在过了凌晨后,每日任务准时刷新。

     ‘系统提示:每日任务发布,请宿主挑选完成(每日完成数不可少于五个,否则随机剥夺宿主某一样身体功能):

     一、刺杀昆仑山掌门。

     二、刺杀水清观观主。

     三、刺杀南翔圣地校长。

     四、杀死老司机。

     五、杀死全车除老司机所有人类。

     六、将女儿扔出窗外。

     七、打一个喷嚏。

     八、唱一首儿歌。

     九、搭讪全车内最美的女人。

     十、大声喊我要撒尿。

     十一、将全车所有女人扔出窗外。

     ………’

     虽说是随意挑选,可发布多的许多任务就不可能在一天完成。

     这还有什么挑选的,别说张千根本就不知道那几个门派都在哪,就算知道了,恐怕还没进门就被轰死了。

     何况这是每日任务,限制在一天内完成,要不就不接取,接取后未完成就要扣除兑换点。

     可根据系统发布的主线任务来看,若是不完成每日支线,那主线在两百天内,体验一百次濒死状态也就没法完成了。

     濒死状态用屁股想也知道多危险,要不使用修复,那绝对只有一条路等着他。

     而全身修复就要一百点的兑换点,正好是一天完成全部十个任务的收获。

     而且根据系统的尿性来看,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随便找个借口扣自己的兑换点了。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张千就按照每天接取最低限制的五个最简单直接做完。

     所以张千接取了‘搭讪全车内最美的女人’的任务。

     然后就和自己女儿聊了半天的话,结果任务还是没完成。

     也不知道张千的审美问题还是咋地,在几乎得罪光全车的男人,把车内所有女人都搭讪一边后,才完成的任务。

     也是就这样认识的安酒。

     “口罩哎,帮我也买一个呗,这地方的空气简直就能熏死苍蝇。”

     “哎,来俩最好的口罩。”

     最后开口说话的可不是张千,张千在买完一大一小两个口罩后,理都没理后面耳朵女人直接走了。

     现在说话的是早该下车,却为了安酒强行留到现在的眼镜男。

     “谢谢,麻烦你付下账。”

     已经不知道活了几个年代的安酒,怎么会看上这个男人,礼貌性的对眼镜男笑了一下,随手拿起一个口罩就追着张千离开了。

     只留下满脸悲愤的眼镜男一边碎碎念,一边往外掏着钱包。

     “那个拐卖孩子的花花公子哪好了。”

     “对呀,那个抱孩子的人哪有大哥哥你长得帅啊。”

     买口罩的小姑娘也是打蛇随棍上,间张千已经离开后,就拼命夸起陷入桃花劫的眼镜男。

     不提其他,追着张千跑去的安酒,此时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

     刚刚下车准备寻找地方住宿的花娘终于还是被她发现了。

     同属于一个组织,安酒可是认得花娘是谁的,可花娘却不知道有安酒这个另类存在。

     经过黑煞霍乱天下的惨剧后,养煞可不是啥见得人的事。

     此时安酒看到以前见过几次的花娘,居然成了自己的同类,孤独已久的心颤抖两下。

     最后还是没忍住,直接上前叫住了她。

     “你是叫花娘吧,别紧张,我认识你。”

     附体的黑煞,普通人和低级的修士虽然看不出来,可同类却能一眼看到黑煞周围冒着的黑烟。

     花娘正在考虑到达泗水城,是直接杀进四宝斋寻找张小雨,还是偷偷潜入进去,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同类给打断了思绪。

     第一眼虽然被安酒的气质吸引,可接下来就看到了她四周冒着的黑烟。

     下意识的一捏印诀,凡人无法看到的黑气就开始聚拢在她的周身。

     听到安酒说认识她时更加紧张,几乎要直接出手干掉眼前的女人。

     可却被安酒一挥手就驱散了自己的法术,退后几步准备重新凝结力量时,又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被定在了原地,不能动弹一下。

     “别紧张~~”

     安酒用煞气捆绑住花娘,意识遇到同类时的激动情绪,也平稳下来。

     两三步走到花娘的面前,一边用洁白如玉的手抚摸着花娘的脸颊,嘴里还一边继续安抚着她紧张的心情。

     “你是???司马身边的那个刘秘书?”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修炼特殊邪法和只锻炼体魄的修士,记忆力都不会差到哪去,这个花娘只见过几面的刘秘书,在她略微思考一会就想了起来。

     “恩,这个身体是。”

     “你是黑……?”

     还好花娘还没有紧张到忘记此处是哪的地步,并没有直接叫破对方的身份。

     “你也是哦。”

     安酒靠近她的耳边说道,还向着花娘身后,正在吞口水的孔百万两人抛了个媚眼。

     “哎,又来一个,你说会不会一样是辆冥车。”

     “看样子大概是。”

     “嘿嘿~这回……”

     两人现在的状态看起来非常不好,若不是有衣服在外面罩着,皮包骨的身体绝对会吓到来往的行人。

     不过就算漏出来的一张脸,就够让路人躲着走了。

     “着破地方太乱了,你说……”

     刚刚在买口罩的眼镜男,拎着刚刚那个小姑娘的精致小包,也追来上来,可刚说两句话,就被当前的香艳画面给震住了。

     而再往远一些的地方看,还能看到一个害羞的小脸,正躲在一辆大巴车一侧偷偷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