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事实
    在两排迎宾小姐甜美的声音中,老涛领着张千熟练的挥退上前招待的经理,穿过富丽典雅的大堂,直接来到到位于饭庄后面的庭院。

     这庭院的面积很大,从玲珑精致的亭台,到清幽秀丽的池塘,无一不包,假山、流水、常青树组成的秀丽景色更是让人心情愉悦。

     就连脚下那通往各个包房的石板路,都显得那么精致。

     隐藏在路两旁的小灯,将这个院子的景色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惜这等美景落在张千的眼睛里,和路边的荒田没什么两样。

     还想先震慑一下张千的老涛,看到张千的表情似乎就没变过,也就放弃了给他讲解一番这里历史的打算。

     踏着石板路,经过一座小桥,路过几个值守的服务生,也终于到了老涛常年在这里包下的房间。

     “你先进入等下,我去看看于老板好点了没有。”

     刚刚在下车时于军忽然说肚子疼,要老涛先领着张千进去,他吃点药就跟上。

     虽然看样子不是很像,可见到称职的司机已经下车去找水,老涛也就只和于军对视一眼,明白了他的想法,直接领着张千进来了。

     张千本来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才来的,能省点打车的时间也挺不错,不过也不排除他还想多完成一个任务的想法。

     随意点下头,张千抱着兴致缺缺的女儿转身进屋。

     从庭院外就跟上来的两个服务生,动作熟练的将仿古的木门打开,一个在外等着,一个进屋打开灯光,细心的整理起本来就干净的房间。

     进到房中,张千大约的观察一了下,这里的布置很简单,除去中央的木质圆桌外,四周的墙壁上只有零星几张书画当做装饰,角落里摆着一张茶几和太师椅供人小憩。

     比起一家饭店,这里更像一处度假村,在这房间的客厅外还有几间房间,从厨房、书房、休息室、厕所一应俱全。

     拒绝了服务生帮忙拿包的请求,张千放下开始挣扎的女儿,拿起放在圆桌上的菜单开始一页页的翻看。

     室内虽然不见有空调暖气等设备,温度却很舒适,可如果穿着冬天的衣服,呆在这里就略微有些闷热了。

     在菜单上找到自己的任务目标,张千将它放回原位,摘下背包放在椅子上,脱下新买的黑色大衣,按照记忆中父亲的样子挂在椅子靠背上。

     见到服务生收拾完后已经自觉出去,又把有些明显的匕首塞到大衣的内口袋中掩盖起来。

     自从下地后,恢复精神的念念在房间中好奇的左瞧右看,偶尔还跳到椅子上拿桌子上的水果啃两口,就扔到一边不在理会。

     见到爸爸拿出匕首后,念念双眼好像突然放出了莫名的光,摸着怀里的手枪有些兴奋起来。

     可又见到张千将匕首放到大衣里,念念眼中的光就消失了,恢复成了无精打采的模样。

     至于那把银色的手枪到现在为止,张千也没弄清楚是什么型号,也没兴趣弄清楚。

     而且自从那晚见到女儿熟练的动作后,也就没把它从女儿的手拿走的心思了,尽管那手枪里是装着实弹的。

     张千看女儿趴在椅子上,颓废的盯着他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没有在意,只是问了句她热不热。

     在见到女儿微微点头的样子,就开始帮她脱起身上的小棉袄。

     未过多久,敲门声响起。

     最先前来的的不是于军和老涛两人,而是高山流水的几名厨师到了。

     带头的是一名身宽体胖的厨师,穿的也并不是那种白色的厨师服,而是颜色有些发灰的圣国古装。

     几名厨师很客气的对张千点了下头,就径直前往厨房忙活起来。

     “请问是现在开始点餐么?”

     ……

     幽静的庭院中,于军站立在小桥上,看着假山上留下的溪水。

     “水不动则死,人不动也是死,我的利用价值没了,那些老家伙就要拿我开刀。”

     站在他身后的不是老涛,而是那个司机。

     此时的司机并不像之前的唯唯诺诺,反而比于军更加轻松的坐在桥栏上,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我还有很多的存款在某处放着,放我走,都是你的。”

     “那我怎么想上面的人交代。”

     见于军终于不再装哔,转过身满眼祈求的看着自己,司机揉着耳朵,有些懒散的问道。

     “那个年轻人和我的体型很像……”

     “你当上面的人和你一样都是傻哔么?”

     “只要一把火,然后在稍微做些手脚,他们看不出来的。”

     从桥栏上下来,司机笑眯眯的围着于军转了一圈,开口说道:

     “嘿嘿,听专业的嘛,没少干?”

     “行,钱就是你的,不行,现在就动手吧。”

     “你死了,我图什么?走吧老板,陪那年轻人最后一顿饭。”

     司机说完最后一句话,很优雅的单手抚胸,微微弯腰,让开了道路。

     终于还是说服了,不枉费自己带着他转这么一大圈,于军心中松一口气,摸去手上的冷汗向张千所在走去。

     而司机则慢慢直起身,将手中握着的一节指骨随手扔到桥下的水里,本来平静水面一阵翻腾,无数小鱼开始争抢指骨。

     隐隐约约还能见到,水面漂着一些碎布,颜色和老涛的衣服相近。

     ……

     “妹妹,你说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怎样?”

     充满诱~惑力的声音传入花娘的耳内,让她有些不舒服。

     “你决定就好。”

     看着已经换了一身臣国礼服的安酒,花娘本来对她的好感差不多已经消失。

     作为立志要驱逐蛮夷的一根绳成员,花娘虽然不是很认同这个理念,可对着臣国的厌恶也不是没有的。

     虽然不会极端到,只要流着臣国血的人都要杀死,可对臣国的一切文化和风俗花娘都没有好感。

     在安酒说要买下这套衣服的时候,花娘也劝过,但毫无用处,自己武力上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不说,可连离开都做不到。

     理所应当的,花娘既然在这,已经成皮包骨的两位老哥当然也在了,不过他们在见到安酒将那个眼镜男诓骗到厕所,直接吃掉的样子后就没在升起任何心思了。

     如果不是跑不掉,他们恐怕会立马选择离开这危险的两人,他们是想死在石榴裙下,可不是死在石榴胃里。

     就算眼镜男已经消失,这伙人依旧是五个。

     那个被安酒欺负过的售票员小妹,在偷偷跟踪安酒的时候,被安酒一个绕身从她后面出现,直接抓了个现行。

     最后迷迷糊糊的就跟着花娘一伙开始逛街、购物、吃饭,直到来高山流水住宿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