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车站
    圣国、槐城、东区火车站。

     冬日的清晨本该一片寂静,在这里却情况正好相反。

     喧嚣的人群,叫卖的商贩,车客人的黑车,火热的气氛将天空中落下的雪花纷纷融化。

     人们的脸上布满不知是汗水还是雪水,可还在拼命的向里面挤着。

     那些刚刚讨要到工资的工人,背井离乡到槐城上学的学生们,想要趁着休息时出游玩的居民。

     在近几天将火车站彻底包围,为了省下乘坐飞机的钱,他们不辞辛苦每日到此处排队,将这里塞的满满当当。

     在不远处看着这种情况,张千拉着女儿的小手,转身就向着一旁的汽车站走去。

     虽然速度稍微慢些,可起码不用让女儿受那种罪。

     汽车站距离并不远,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在经过一个小摊给女儿买了半斤苹果,趁着女儿欢快的啃着的时候,一把将她抱起,加快脚步,不久后也就到了。

     虽然也是人声鼎沸,可人群的密集程度却是相比火车站那里好多了。

     绕过几个巡查的守卫,避开拍摄的监控,张千一手抱着啃苹果的女儿,一手领着其余的苹果,来到售票厅。

     却见里面排队的人群已经绕了好几圈,而且看玻璃后售票员的工作效率,看样子没有俩小时根本就买不到票。

     略微皱下眉头,避开几个路过的人,向前不由的有些焦虑。

     凌晨时的工作根本没有做到位,随时都有被发现通缉的可能,若是不趁早离开这里,下面的麻烦恐怕会有不少。

     虽说现在的张千根本没必要怕这些麻烦,靠着自己的本事躲起来,估计没人会发现。

     可那样的话系统发布的任务就没办法完成了,不完成任务,念念的母亲……

     左右观望,四五个守卫正拿着对讲机,监视着人群。

     又一次转身离开售票厅,稍微有些寒冷的微风垂在脸上,让怀里的念念往张千的怀里又挤了挤。

     察觉到女儿的动作,张千敞开大衣将她包裹,又幸福的看来一眼怀里还在啃着苹果的女儿,就连她在自己身上偷偷擦手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摇摇头,甩开影响自己思绪的画面,认准一个方向走去。

     “这位大婶,问一下,附近有没有卖高价票的?”

     一个满头银发,穿着干净利落的老妪,抬起头望向眼前这个有点邋遢的张千。

     “来一套?”

     老妪没有直接回张千的问话,而是有些狡诈的指向自己卖煎饼果子的摊位。

     “给我来两套吧。”

     “好嘞~”

     利索的从小马扎上做起,老妪精神奕奕的到自己的煎饼摊前。

     清理灶台、擦油、倒面、刮开、一只手拿起两个鸡蛋,问也没问直接磕开,一套~动作下来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咳咳~小伙子,外地来打工的吧,怎么?城里的媳妇不愿意一起回老家?”

     看老妪的动作如此熟练,居然还有时间回头向张千八卦,看样子应该干不少年了。

     “恩,是啊,是啊,家是老远山里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去一次就不愿意在去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听我老太太的话,去厅里排队吧,那高价票差不多都是飞机的价了,在城里挣点钱也不容易。”

     “谢谢您了,家里这不是出了点事,着急回去。”

     不得不说,脑子开窍后的张千也不是啥好东西,瞎话张口就来,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像真的似的。

     “都不容易,都不容易。”

     说话间,一套煎饼也做好了,套上纸袋后递到张千面前,又开始做起第二套。

     念念闻到张千手里的香味,苹果也不吃了,又伸手要起张千手上的煎饼。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还处于幼年期的娃娃,现在的动作和表情才符合她如今的设定。

     见女儿的样子,张千的心都快化了,将煎饼在嘴里吹几下,交给女儿。

     却又见女儿一手拿着吃掉一半的苹果,一手抱着煎饼犹豫起来。

     最后还是瘪瘪嘴,闭着眼,一脸不舍的模样将苹果递到张千的嘴边。

     现在的张千别说心了,整个人都开始化了,身体软~绵绵好似随时都能倒在地上。

     在一旁摊煎饼的老妪扭过头看了一眼这个状态的张千,也被这对父女父爱如山的样子触动,心里决定一会少坑一点。

     不顾苹果上沾满的口水,张千几乎是一口就将这大棚里培育的小青苹果吞到嘴里,嘎吱嘎吱的咀嚼起来。

     最后在女儿鄙夷的眼神下,连籽带梗吞到了腹中。

     “你们父女俩的感情真好,想当年……”

     原本沉溺在这种辛福中无法自拔的张千,听到老妪的絮叨,终于回过神,想到了原本的目的。

     “这位奶奶,真抱歉,我确实有急事……”

     接过第二个煎饼果子,张千随意的挂在指头上,一边在怀里掏钱,一边回归主题问道。

     “一个鸡蛋五块,一共四十。”

     满脸慈祥的老妪,用一旁干净的手巾擦着手,笑呵呵的说出两个煎饼果子的价格。

     张千听到价格后也是一愣,不过没有过多计较,拿出张崭新的一百交给她,等着后续内容。

     “小娃~~小娃~~~”

     老妪一边找着领钱,一边喊着不知道是谁的小名。

     不一会,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从远处一边应着一边跑来。

     “奶奶,啥事你快说,那边牌局还等着我呢。”

     “又去打牌?跟你说……,算了,你带他去找你大伯的车。”

     “那等等,我去跟他们说一下。”

     “说啥?别一天到晚每个正事,快带人家去。”

     老妪将六十元零钱交张千,回身就在那小子头上扇了一巴掌,可根据声音来看力度应该不大。

     可那小子就想收到什么委屈一样,捂着头,也没理张千就转身向停车区走去。

     在经过停车区安保人员时,那小子偷偷和那保安说了句啥,保安只是看了张千一眼,却没有进行阻拦。

     一路除了念念如松鼠一样咀嚼煎饼的咔擦声,那小子没说一句话,在密密麻麻的车辆中间左转右挪,张千也终于到了那老妪所说的车前。

     “干啥?”

     一个满脸胡须的壮汉听到车门被人敲击,落下玻璃伸出脑袋看向站在车下的小子。

     “奶奶让你拉个私活。”

     “小声点,就不能等我出去在拉?”

     “没事,我和门口的刘哥说好了,他是我铁哥们。”

     “你小子~~上车吧。”

     两人对话完毕,胡须壮汉示意张千赶紧上车。

     而那个小子则是一溜烟跑不见了人影,想是着急自己的牌局。

     现在这个点还不是蹬车的时间,这辆老旧的大巴上除开司机外,只有一个正在打盹的售票员。

     对司机客气的点点头,转身就面无表情的张千走到倒数第二排靠窗户处,先将女儿送到最里面坐下,接着自己取下背包坐在外侧。

     “别睡了,把钱收一下。”

     胡须壮汉从杂物盒中拿出一包烟,弹出一根点燃,随意的对售票员说道。

     这个售票员是一个大概刚二十出头,打扮时尚女孩。

     在听到胡须壮汉的话,赶紧站起,满脸愧疚的说道:

     “那个~昨晚睡得太晚。”

     “去去去,谁管你昨晚干啥了,就算是和男朋友打~炮又咋样,快去收下钱。”

     胡须壮汉倒是没露出啥淫~邪的表情,只是嘴里不干净的说。

     时尚的小姑娘,脸色羞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不过也没反驳什么,只是低着头转身走到张千的座位前。

     “那个~你们去哪?”

     “记得收提前上车票啊。”

     还不等张千回答,坐在司机位置上的胡须壮汉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喊道。

     “哦。”

     小姑娘有些柔弱的回应。

     “我去泗水城……”

     “恩~那个~票~票价是二百一位,小孩也要买票。”

     这样的价格小姑娘也许也觉得有些离谱,本来就小的声音压得更低了。

     不过张千还是听的很清楚,随意从兜里掏出一几张,便递给了小姑娘,正好是2000。

     小姑娘来回点了几遍,才塞到腰包里,接着就想转身离开。

     “票呢?”

     “你等等,我去帮你买。”

     张千只是在小时候听过只言片语,并不知道具体细节,听到姑娘的解释才明白这种程序。

     向她点点头,张千扭头,看着女儿吃煎饼的模样再次陷入幸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