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该死之人
    当初这个地方在建设完毕的时候,陈善根本没想过会有用到的一天,而且是用的如此频繁。

     透过背后照进来的光线,他能很清楚的看到这个躲在褥子下小男孩在颤抖,而且他靠得越近颤抖的幅度越大。

     这样下去,陈善真的有点害怕自己掀开褥子的那一刹那,小男孩会直接吓死过去。

     “唉~~~”

     深叹一口气,将手里的矿泉水和面包放下,陈善正准备转身离开。

     “啊~~~~~”

     可伴随着一声稚~嫩的怒吼,褥子被掀开,脸被阴影遮盖住的蒋晓豆连滚带爬向敞开的大门跑去。

     还未等陈善制止的话喊出口,嘭的一声,跑到门口的小豆倒飞着落在了他的脚边。

     灯光洒在这小男孩的脸上,陈善看清楚终于看清楚了他脸上的表情。

     被泪水冲洗的脸上,留下的是一道道黑色痕迹,痛苦和茫然的双眼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紧紧闭起。

     也许是门口的家伙太过用力,他连蜷缩起身子都做不到,只能成大字型躺在陈善的面前。

     没有怪门口之人太过狠心,陈善蹲下~身,试图用手擦干净小豆脸上的污秽,可见到越擦越花,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抬起手,看着自己手上那坨黏糊糊的东西,一项爱干净的陈善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只有双眼显得更加麻木了一些。

     掏出自己专门自己设计的精美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天就要亮了,该去给老板汇报一下了。’

     有些踩在瓷砖上的声音再次传出,陈善迈过躺在地上的小豆,走出了这个即将重新陷入黑暗的房间。

     “陈经理~~”

     方才将小男孩一脚踹进屋的黑衣壮汉,此时非常客气的对他问好。

     ‘呵呵,有钱就是有一切啊,看看,这些能一拳打死我的家伙还不是听话的像狗一样?’

     陈善嘴角边的笑容越加的诡异,看到他这个表情的壮汉,身体居然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没有理会这个奴才,内心不断催眠着自己,试图摆脱内心拷问的陈善,迈着沉重的脚步向电梯走去。

     头顶惨白的灯光将干净通道照的宛如天堂的阶梯,一身银白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让他显得神圣无比。

     通道旁偶尔路过的人,时不时露出讨好或者畏惧的眼神,让他享受无比。

     慢慢的,脸上那种诡异的笑开始显得温和大方起来。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他们好,我是在教育他们,代替他们的父母、他们的老师在教育他们。’

     ‘小小年纪不知道享受快乐,非要着急迈入大人的世界,简直可笑。’

     ‘老板说的对,我们不仅要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也应该是一名称职的教师。’

     打发走几个想讨好自己的主管,陈善站到电梯上,按下了一层的按钮。

     电梯缓缓上升,陈善的内心仿佛也得到了升华,可紧握着的拳头却暴露了他真是的想法。

     早上6:50分。

     天色已经开始由漆黑,变的深蓝。

     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随手披上厚厚的黑色大衣,陈善迈开步子向老板昨晚睡下的地方走去。

     …………

     嗡嗡嗡~~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在这吵杂的环境中并不显得有多么另类,可那些懂行的工人,几乎都是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这辆车。

     原本那黑色大气的外形已经消失,如今的样子像是跑车多过轿车,而且用专业眼光看的话,这简直就是在浪费。

     而且耳朵够好,还能听到金属因为共鸣而发出的不和谐声。

     坐在车上的张千,耳朵当然不算差,就算是一旁的念念也听到了这种声音。

     可惜的是,张千并不懂车,也不懂材料,更不懂安装。

     念念虽说是被581灌输了不少关于车辆的知识,就算年幼的她连外星人的车子都能开,可也仅仅是驾驶而已。

     不过这对于张千来说没多大区别,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原本的外壳在拆下来的时候已经坏了,您要不要看看?”

     满身油污的年轻人虽然话语客气,可脸上还是那种鄙夷的表情。

     “不用了,怎么处理我想你们比我更专业。”

     张千喷出一口烟雾,龇着牙满脸不爽的掏出尾款,随手扔到年轻人的怀里,然后便焦急的上车准备离开。

     “经理,你说这家伙是不是傻?居然花钱把十几万的壳子换成了一万多的。”

     “偷车贼而已,这种活我们少干了?”

     “嘿嘿~又一个长期客户啊。”

     年轻人惦着手上的几沓钞票,转身用一种很不善的眼神扫了一便周围的人群,接着开口道:

     “回去工作。”

     众人看了一眼天色,满脸无奈的陆陆续续往车间走去。

     “那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那小子也绝对是在撒谎,我们要不要。”

     众人离开后,自以为刚开始就跟着年轻人干的一个家伙,凑近他的身边耳语道。

     “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别多事。”

     …………

     这个世界很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命运。

     噔噔~~

     从室外走入温暖的屋子中,陈善脱下黑色大衣,随手拿着,无视站在两旁的黑衣壮汉,敲响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休息室。

     咔哒,房门被从里面缓缓打开,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倩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一层薄薄的粉色纱衣将她的美丽胴~体笼罩,脸上莫名潮~红刺激着陈善的内心。

     她眼睛里带着的好像是嘲笑,可陈善已经习惯,在一次用精神胜利大~法将自己催眠,陈善脸上带着僵硬的微笑对她点了一下头。

     “让他进来。”

     女人半天没有移开身子,就这样看着眼前的男人,屋内的另一个男人话声打破了这种难受的气氛。

     最后女人用一种挑衅的表情作为收场,轻移莲步,转身而去。

     陈善暗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后,走入屋内。

     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粉红色的灯光加上***的氛围,让陈善有种呕吐的感觉。

     张旭随手推开躺在一旁,嘴巴大张的女职工,艰难的撑起肥胖的身体,纱衣女人很识时务的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张旭背后。

     赞赏的在纱衣女人身上摸了一把,随着女人咯咯的笑声,张旭眼睛半眯,像一只饿虎一样盯向这个自己无比赏识的年轻人。

     “你的工作怎么干的,为什么一个小孩居然能跑到地表上来?”

     “我的错。”

     那个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就剁人手指年轻人为什么会成了这幅模样,张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的一切都是自己赐予他的,自己想的话,随时可以夺走他的一切。

     “哼~那批货你拖多久了,准备什么时候完成。”

     “老板,用孩子干活,成本虽然下去了,可效率……”

     “闭嘴,老子养了你十年,不是让你反驳我的。”

     听到手下的借口,张旭随手摸起一个棒状的玩具,直接甩向了他。

     玩具砸在陈善的额头,也许是被触动了什么开关,开始嗡嗡作响起来。

     “十天,再给我十天时间。”

     嘎吱~~嘎吱~~~

     结实的大床随着陈旭缓缓起身,发出一阵阵磨牙的声响。

     可这些声响,并没有有唤醒床~上两个衣着破烂的女人。

     “啊~~”

     然绵绵的触感,让陈旭烦躁的内心终于得到一些安慰。

     在纱衣女人的搀扶下,陈旭的脚终于离开了床下女人的肚子,就这样,赤着身子走到了陈善面前。

     啪~~~

     响亮的耳光并没有给陈善带来多少疼痛,可那接下来那女人的话却让他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