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选择
    惨白的路灯照寂静马路上,显得有些阴森,尤其是路中央那布满鲜血车辙,让这种阴森更添三分诡异。

     吱呀~吱呀~~

     黑色的高跟鞋,宽松的职业装,美艳的女人,充满诱~惑的微笑。

     一直奉命跟踪张千的女人,缓缓自雪中走出。

     “又来迟了,让司马知道一定又要啰嗦了,算了管他呢。”

     女人走到已经成肉沫的钱铭身前,停下脚步。

     弯下腰,一边在肉沫中挑挑捡捡一边自言自语。

     “真是浪费…”

     若不是她正拿着一个眼球,放在手里端详,只凭借她的声音就能勾走一票男人的魂。

     “竟能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和那些秃驴、洋鬼子之流的能力有些相似呢,有趣…”

     随手将眼球扔到嘴里,女人身上腾起一股黑烟,迈开脚步向着张千离开的地方走去。

     …………

     红色的超跑自行走起来后,轮胎前端就冒出橘红色的火焰,将路面上的积雪融化,速度越快火焰便越发炽烈,神奇的是轮胎居然毫发无损。

     念念坐在父亲的腿上,熟练的开着车在泥泞的小路上,上安稳的行驶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脑袋里多了许多画面,可这并不影响能帮助父亲后的喜悦感。

     在女儿开车的时候张千也没有闲着,左右寻摸一阵后,在车上发现了不少好东西。

     先是信用卡和银行卡几张,一张女人的身份证,几摞钞票,一把开刃的砍刀,两把折叠弩和箭,还有一盒子针剂,三盒不知名的烟草,剩下的就是一些散碎无用的东西。

     银行卡和信用卡没密码直接扔出窗外,身份证也收到同样的待遇。

     钞票塞到背包中,砍刀目标太大一起扔掉,两把折叠弩还算小巧,也一起塞到背包。

     至于针剂和烟草,张千思虑在三,决定留在车上,等到有人烟的地方后和车一起烧掉。

     念念看着鼓鼓囊囊的背包,非常开心,若不是父亲执意要安静的走小路,念念恐怕要打开音乐‘高歌’前进了。

     不管咋样气氛还是非常和谐的。

     而在另一条路上行驶的孔百万一行人,气氛就有些压抑了。

     本来健谈的司机在挑了几次话头都没人应答后,也不在吱声。

     坐在副驾驶的是张振宇,他在一家棋牌室内好不容易拉出一位司机,本想见面后好好和孔百万抱怨一番,却在见到花娘后直接禁声。

     倒不是被花娘的美貌惊艳到,而是被花娘那冰冷的眼神给硬生生吓的。

     孔百万坐在花娘的身边,一直朝着张振宇苦笑,平时的伶牙俐齿到了如今丝毫不见体现。

     就算是绕远路,该到时也总会到的。

     黄蓝相间的出租车安稳的停在花娘指定的地方,心情一直不爽的死机扭过头望着张振宇。

     张振宇回头望着孔百万,孔百万扭头又看向花娘。

     车里本来就诡异的气氛变得更加奇怪起来。

     一直低着头沉思什么的花娘在胸前套摸一阵,然后空着手伸向朝自己看来的司机。

     “你当我……”

     司机一句话没说完,就见花娘两指一撮,一股子白烟冒出。

     接着司机的眼神一阵迷茫,竟然伸出手在白烟处一抓,然后满脸欣喜的往裤兜里塞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张振宇更加的震惊,那司机居然又从自己兜里掏出钱包开始找钱。

     “下车…”

     可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花娘的声音虽然还是有些冰冷,可好歹也是人声了。

     张振宇虽然不敢出声,可嘴里对孔百万比划的‘卧~艹’就没停下。

     在司机满脸殷切下,三人陆续下车,站到了有些空旷的大街上。

     “那个…这位小姐姐,我们接下来去哪?”

     从温暖的车上下来,冻得有些发抖的张振宇,搓~着手两眼放光的望向花娘。

     刚刚在车上见到花娘的手段,张振宇已经把所有顾虑抛到脑后,心里只想着如何能从这位,一看就手段不凡的美女那学到那个迷人心魂的本事。

     以后用这方法去耍,还不赢得盆满钵满,还有那些个好车,还不任凭自己修理。

     孔百万这小子不地道,有这等好事居然不早告诉自己,如今想来,这美女怕是已经对自己有意见了。

     想到这里,张振宇不由得又狠瞪了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孔百万一眼。

     可他哪知道孔百万如今的苦啊,自从被那女人反修,刚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可这时间一长,生命力被抽取的副作用就出现了。

     现在不仅身体发虚,头晕脑胀,就连说话的力气也好奇没有了,若是一阵大点的风过来,孔百万觉得自己会被直接刮飞上天,与那太阳肩并肩。

     “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离开槐城。”

     明明是刚认识,可花娘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三人里话语权最重的一位。

     语毕,花娘也不理会这两人,径直向旁边的一家酒店走去。

     “喂,我说你小子可以啊,从哪找的这辆极品跑车?还特么是辆修士车,你要逆天啊。”

     从出租离开,处于虚弱状态的孔百万便一直扶着路灯勉强站立,听到张振宇话,勉强开口回道:

     “别…别废话,扶我进去。”

     “这是咋了?不会是修…”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不妥,偷偷回头看向酒店大门,见那个女人已经进入,张振宇才松口气,可还是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那修士车这么凶猛?都把你累成这样了?”

     “少扯淡,她可不是普通修士…”

     “切,哪个修士普通了。”

     虽然心里抱怨,可张振宇还是两三步走到孔百万的身前将他扶住,一边朝酒店走去一边偷偷说着。

     “咳咳~修士分正邪知道吧。”

     “吧里有老哥科普过,可不是说正邪只是官方的论调么?”

     “嗯,一般来说是这样的,可根据我家的记载,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修士是根据修炼的功法所分的正邪,正派不多说,邪派就是专门害人性命修炼的。”

     “你是说,那女的是?”

     “不,她比邪修更邪,应该是鬼修。”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刚刚还要死不活的孔百万,居然开始给这位老哥科普起了修士界的常识。

     “管她邪修鬼修,能修就是好修,老哥我这一辈子啥没经历过,最后能死在这极品的石榴裙下也值了。”

     “嘿嘿,难怪咱俩能走到一块…”

     “嘿嘿……”

     不管这两个已经陷入意~淫的家伙,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一片正待开发的废墟中,张千又陷入了麻烦。

     “天亮之后,爸爸会送你去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要好好在哪里等着我哦。”

     张千背着双肩包,站在跑车一旁,语气温柔的说服着自己的女儿。

     可现在他对面的小人儿,却憋着嘴,低着头,双手死死捏自己小衣服的一角,不做任何反应。

     “听话…”

     自以为是对女儿好的张千,上前一步,微微弯腰,伸出手想要摸下女儿的头发当做安慰,却被女儿两三步躲开。

     “呆在我身边很危险的。”

     张千有些尴尬的顺势蹲下,压低声音对女儿说道。

     这一次念念没有继续沉默,抬起头,两个红红的眼睛直瞪着张千,接着动作利索的从怀里拿出那把银色手枪,然后一个转身到了张千的身后。

     也不见她有什么其他动作,只是手在张千背包处一抹,一个弹匣就出现在手上。

     接着未等张千反应过来,又一个滑步来到他的对面。

     退出空弹匣,装上满弹匣,打开保险,将手枪夹在两腿中间,一个用力,子弹上膛。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停顿,好像是一个用枪多年的老兵一般。

     当张千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女儿已经吃力的举起手枪对准了他。

     “哈~哈~~”

     虽然听不懂女儿的话,可看女儿的姿态,意思已经在明显不过,她能保护好自己。

     这一套~动作下来,消耗的体力可不是刚刚才到五岁的她能承受的,可念念还是倔强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看着女儿已经冒汗的鼻尖,涨红的小~脸,和微微颤抖的手臂。

     花了一路,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的感情再一次涌现,淹没了张千的理智。

     “不走,不送念念走,以后永远和爸爸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爸爸都不会抛弃你。”

     “爸爸会保护你的,就算是系统,它想要分开咱俩,我也要把它捏成粉末。”

     无辜躺枪的581飘在父女俩的头顶,单手托着腮帮子,看着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考虑要不要给他弄个啥九死一生任务,试炼一下他俩的感情。

     不过想到最后还是放弃了,商城系交易系统完成修复也用不了多久,现在可没时间去理会宿主这点破事。

     只要和系统世界取得联系,相信会得到些信息,能对自己如今的处境有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