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意识干涉
    一老一小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楼上。

     “嘘~~”见到血迹消失在一扇房门前,年轻的警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刘队给制止了。

     刘队蹲下~身子挪到木门旁的一扇窗户下,本想偷偷看看里面什么情形,可发现窗户被一扇淡黄色的窗帘掩盖的什么也看不到。

     见到平日里牛哔哄哄的刘队紧张成这个样子,年轻警员忍不住有些想要发笑,连带紧张的情绪也被冲淡不少。

     身为老警员的刘队见到他这个样子,怎会不知道因为什么,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咔哒~~

     吱呀~~~

     寂静的夜里本来只有远处传来一些炮仗和烟花的声响。

     可突然一阵开门声却让两名警员重新绷紧了神经,两人几乎是同时的拔枪对着那个地方。

     一个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的老头颤巍巍的从声音的源头露出半个身子。

     可见到眼前的场景,老头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脑后已经冒汗的刘队,心中一松,又看了一眼身边经闭的房门,便示意年轻警员跟着自己过去,先了解下情况。

     见到刘队向自己摆手,年轻警员也是松一口气,半蹲着身子跟着刘队经过窗户枪王老头那里。

     “警~~警~察同志,我就想上个厕所。”身体佝偻,头发花白的老先生见到两个警察手持枪械,打开自己家的房门进来,有些紧张。

     “你别紧张,我们就是来了解下情况,你知道什么,说一下。”进到屋内,刘队摘下帽子用手擦拭了下刚刚被惊出来的冷汗。

     “具~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听到……”见到两个警察这个样子,老头一边心里嘀咕,一边把自己知道的经过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歹徒进去后至今还没有出来?”听完老先生的讲述,刘队刚刚被擦掉的冷汗又一次开始往外冒。

     “那个,要不我们呼叫支援吧。”年轻警员对刘队小声的说道。

     “呼叫个屁,你又不是不知道,大过年的到处是报警,队里现在就剩下俩值班员了。”刘队背过身子,对着年轻警员说道。

     “那~那~那怎么办。”

     “你手里的是烧火棍么,先给队里发个通知,然后咱俩先进去看看情况。”

     “我们就不能在外面先守着,等到队里有人在说么。”

     “你又什么都懂了?”

     两人暗自嘀咕了一会后,年轻警员还是没有服从了老警官的决定,毕竟在这非常时期逮捕到歹徒也是大功一件啊。

     刘队向老先生嘱咐了一下,两人便又偷偷摸~摸的回到了那扇门前。

     另一边。

     在581说完那句话后,张千的情绪再一次被抽取。

     ‘任务失败、兑换点、权限……

     兑换点如果用字面意思理解应该是换取某些资源的货币…

     之前系统还提到到了,系统部分信息…

     如果按照系统的要求完成任务…’慢慢恢复冷静的他开启思考起来,这些信息如同本来就存在一般,几乎是刚刚想到便已经理解。

     张千站起身,来到那还为使用的针剂处,弯腰捡起。

     可看到自己那件破衣服时,张千突然抬头四处开始寻找起什么。

     当看到摔倒在卧室门口的幼小身影,他突然想起了一些记忆。

     ‘怎么会突然忘了呢,难道是系……’

     刚想到这里,张千的脑袋忽然一沉,迷迷糊糊间又忘记了刚刚想到的事情。

     只是理所当然一般,走到念念的身前,俯身将她抱起。

     “在等一下,一会爸爸就带你离开这里。”

     张千脸上带着温柔的笑,轻轻抚摸着念念的头发。可在他怀里的念念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前方。

     “这个给你玩,一会爸爸要工作,你要乖乖的哦。”

     张千把手里的那支在任何人眼中,都无比珍贵的针筒塞到了小女孩紧握的手中。

     而念念还是毫无反应,只是任凭张千抱着她迈过卧在门口的尸体,来到卧室,轻轻的把她塞到了床底。

     看着安静的待在床底的小女孩,张千对她笑了一下,刚想要走开,可身体一僵,眼神一下子变得无比冷漠,脸上的微笑也敛去了。

     重新蹲下~身,看着念念的小~脸,581控制着张千的身体嘴脸扯了一下,好像想要微笑,可试了几下后便放弃了。

     “多可爱的小姑娘,就是脸上脏呼呼的。”581伸出手开始帮她擦去一下脸上的血迹。

     每一下的擦拭好像都能带走念念的一些痛苦回忆,随着581的擦拭,念念的眼中好似恢复了一些神采。

     ‘能量消耗太多了,继续下去恐怕会重新陷入沉睡,我为什么会给自己下达这种愚蠢的限制。’

     581见到眼前的女孩有些好转后,控制着宿主重新回到刚刚离开的模样,就断开了和宿主的连接,注入一小段虚假的记忆,再一次忙起了自己的事。

     一个恍惚,张千回过神,并没有任何异常的继续向屋外走去,对刚刚的事一无所觉。

     经过门口的尸体时,张千想了一下,弯下腰把那柄非常好用的匕首拾起,继续向前走去。

     …………

     荒郊野外,树林茂密,杂草横生。

     因为城市发展的过快,污染严重,导致灰蒙蒙的天完全遮蔽了月亮。

     一辆改装的吉普车,静悄悄的停在一条刚刚被开辟出来的小道旁。

     四个衣着古怪的人在吉普车旁讨论着什么。

     “堂主还不来,这回的行动是不是要终止了?”

     说话的是一个一身黑色的古代服饰,却在外面披上了件灰色羽绒服的中年男人,一边搓手一边望向身后。

     “这回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如果不把副教主救出来,堂主岂不是在要以死谢罪?”

     背靠在吉普车车门上,大冷天一身旗袍的美艳女子回答道,说完话后还媚眼如丝的瞟向一边抱着一把长刀的白发帅哥。

     “那~那个~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这回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学生,他一边搓~着手,一边战战兢兢的发出询问。

     “身为掘地鼠的最后传人,你还不够格啊。”

     就在羽绒服男想要不屑的嘲讽两句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吉普车的另一侧传来。

     “堂主。”

     “堂主您终于来了,都快冻死小妹了。”

     “堂主好。”

     声音落下,四人纷纷向走出的男子问好,就连那个一脸冷酷的白发帅哥也向这个男人点了一下头。

     “恩,刚刚为了摆脱警察花费了一些时间,我来说一下今晚行动的具体细节吧。”

     这个从吉普车另一侧走出的男子,一身道士打扮,从面相来看不超过30岁,却有历经沧桑后的一股沉稳的气质。

     先做了一个开场白后,男子先望向那个衣着普通的中学生开口道。

     “一会我们会前往距离槐城监狱的附近,那会有我们的人接应,到地方后刘洋先打洞到监狱的下面……”

     也许是觉得这样花费的时间太长,被大家称为堂主的男子向一大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先上车。

     “到时候我会用火符吸引看守的注意,花娘和刀~客,你俩去我们打探到的牢房找副教主……”

     伴随着男子的讲述,吉普车被发动起来,声音几乎不可闻,慢慢的驶向远处。